細賞時尚精品王國創辦人Anna Fendi的羅馬家居

七十年代,我首次與Anna Fendi、她的母親Adele和四姊妹Paola、Carla、Franca以及Alda會面,自始以來我們便成為非常要好的朋友。

初到她家,迎接我們的是親切和藹的Anna和她的專屬空間。這間全新的羅馬公建於1930年的建築物,設計風格氣派昂然;浪漫迷人的庭院更是住所的焦點,讓人飽覽永恆之城的美麗一面。

Anna Fendi獲獎無數,是首位獲得「巨十字武士」勳章的意大利女性;她也是國際婦女論壇(IWF)Hall of Fame的會員,同時是首位獲頒Fuoriclasse Castagner Prize獎項的女性。作為品牌Fendi的創意總監,她自豪地向我們展示集過去、現在和未來於一身的奢華住宅:由Karl Lagerfeld手繪的草圖、遍佈不同角落的華麗皮草、她本人設計或研發的傢具,又或是奧斯卡得獎電影女星的時裝造型均完美印證新舊並融的一點。

當提及時裝女皇的美譽時,她突如其來的自白讓我感覺驚訝:「年輕時我非常熱愛古典舞蹈,自然討厭潮流時尚。長大成人,我逐漸明白母親座右銘的重要性。她曾說道:『手指長度各異,取長補短絕屬關鍵。』因此,我堅持以創意、嚴謹、自律和自省的態度投身時裝界,追隨自己的夢想。」

實際上,新居的裝飾翻新乃由她一手包辦。她解釋:「自Fendi成為國際奢侈品品牌LVMH Group一員後,我就決心投身另一興趣:努力不懈地搜羅世界各地美輪美奐的宅舍,再將其佈置裝修。將毗鄰台伯河的新藝術風格建築轉化成為酒店兼餐廳Villa Laetitia是一項有趣的經驗。這裡是舉辦盛會的理想地點,也是蓬扎島中最佳的住宿加早餐酒店。我熱愛這片土地,而這也是我和女兒Silvia、Ilaria和Maria Teresa身處的美好家園。」

更多精彩內容:一位藝術愛好者在維也納家內糅合風格、色彩與時代特色 這位85歲的企業家對創作有著無限熱誠,從未卻步。最近,她更與遊艇設計師Christian Grande合作,負責為位於Invictus船廠中的遊艇特別版打造精緻的室內裝潢。除了坐落羅馬中心的家居外,AFV (Anna Fendi Vini)也是她和終生伴侶Giuseppe Tedesco的力作。她指出:「我希望能為作品落下Flanella、Plissè Soleil或Negligè等與別不同的稱號,這也是對自己一生在時裝界的經歷而致敬。The Art of the Table系列以幾何美學為靈感,打造出精雕細琢的陶瓷餐盤和以穆拉諾玻璃製作而成的玻璃瓶和裝置。這些都是我最新設計的產品,我對此感到非常自豪。」

優美迷人的大門入口佈滿Oliviero Rainaldi、Andrea Cascella和Oliviero Manca等人的雕塑裝飾,風格迥異。她分享:「我經常以心儀的藝術家及其造型獨特的作品裝飾家居。以處身於家族書庫中的19世紀茶壺為例,它是我花了一輩子心思搜尋而來的精品;這幅無線電發明人Guglielmo Marconi的馬賽克畫像則搜羅自一間威尼斯的古董店。」

在寬闊開揚的客廳中,兩張環狀沙發依書庫而建,配合在其他家居回收而來的藍灰色絨毛扶手椅、母親家的咖啡桌和椅子,成就舒適愜意的角落。置身於此,你能飽覽被蔥翠綠林環繞的聖伯多祿大殿和其他美麗絕倫的羅馬建築。

她續說:「家中每件物品的背後都有它獨有的故事,而這也是教人傾心的一點。沙發上的拼布裝飾乃由毛皮紋殘餘的碎布製作而成,而黑豹皮軟枕則取自一位因為動物權益的客戶放棄使用的毛皮大衣。這張奧地利餐桌和棋盤均購自維也納之旅;搜羅自當地跳蚤市場的45轉和78轉黑膠唱片專門為有機玻璃唱片機而設,經典樂曲讓人喚起美好回億。另外,這兩張裝飾風椅子是我年輕時從佛羅倫斯古董商Giovanni Bruzzichelli購買。我相信椅子會為我帶來好運,無論我身在何處,都會帶上它們,相隨相伴。我特別喜歡藝術家[Alberto] Burri的設計,而這張拼布麻毯是我向其送上的致敬。」

以隔音板裝飾的側廳完美分隔著客廳和飯廳,配搭印有Mario Ceroli和Andy Warhol兩人早期形象的陶瓷作品。飯廳是最能代表她本人的生活空間,其最新創作能反映出箇中原因:「我希望能為空間注入一抹懷舊的感覺,因而選擇橢圓形鏡面水晶餐桌和備有抽象圖狀的皮革餐椅,彰顯古典優雅的特色。以下作品都是我的得意之作:Géométrie全黑餐碟、以18世紀古老技術製成的Romeo and Juliet可逆式使用穆拉諾笛子,而利用來自個人系列的裝飾進行擺盤讓我感到非常興奮。」

更多精彩內容:華麗殿堂:Barovier&Toso迎來威尼斯全新陳列空間 精緻的矮櫃、由Michelangelo Pistoletto和Giulio Paolini分別創作的鏡子、從廢舊品商人手上發現得來的束棒造型壁燈和佈滿水晶玻璃設計的陳列櫃,所有一切為家園奠下了無可比擬的氛圍。連接私密區域的長長走廊則由Ricciardi的藝術品和Karl Lagerfeld的手繪點綴,草圖上的裙裝更是後者為她專門設計的作品,也是她打算留給女兒Ilaria的珍藏。「對我來說,這些都是美好的回憶。自Karl和我於1965年互相認識,一場關於尊敬、仰慕、合作和創意的過程隨即展開,他的影響非常深遠。」

本文原載於2018年10月號刊。